您好、欢迎来到盛宏彩票-盛宏彩票导航!
当前位置:主页 > 冲东 >

【冲东】〓130305改编文〓新笑傲江湖番外之多情总被无情伤

发布时间:2019-04-22 17:2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签到排名:今日本吧第

  本吧因你更出色,明天继续来勤奋!

  本吧签到人数:0

  然后还和小吧务有些误会;

  这里要说下我并不晓得你是小吧务,还请见谅。

  我认为你是拆台的所以删掉了你的楼层

  别的我认为有些错误没需要删帖(好比时间错误)

  还要的是若是发错了还请指犯错误的处所便利更正;

  澄清到此为止

  一).东方不败和令狐冲的豪情戏份

  二).风清扬和独孤求败之间的故事

  三).令狐冲和教主的出身

  那么我的重点是从一些豪情纠葛中挖掘以上三点;

  不得不重申再下只是个快乐喜爱者并不专业

  并且时间不长短常的丰裕

  所以更新文章不会那么快

  只是作为借此抒发情怀

  也算是抛砖引玉吧

  废话不多说了,我筹算先放出一份,配角出身之谜的故事梗概草稿

  让大师先试试鲜!有认为需要改良的也能够及时提出,我会考虑批改。

  这个不合错误么?

  不代表全数故事以及剧情内容;

  独孤求败与武惊鸿师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传说葵花宝典分男修女修两个部门)

  在两人闭关修炼葵花宝典的时候擦出恋爱的火花

  就此师妹武惊鸿有了身孕

  然而独孤求败痴心武学

  为炼成葵花宝典与自创神功独孤九剑

  慢慢疏于对武惊鸿的关爱,(当然不知师妹有孕)武惊鸿整天忽忽不乐;

  某日,独孤求败预备闭关一月冲破第十重葵花宝典

  而此时正逢端阳节

  在丫鬟罗骄的建议下武惊鸿决定下山散心

  华山脚下凤阳镇内热闹非常

  武惊鸿碰到了年轻俊朗潇洒不羁的风清扬

  风清扬武功杰出已然是华山剑派第一人

  与武惊鸿无意之间了解一路玩赏

  然而清扬被惊鸿的无邪温柔所打动心生爱慕

  武惊鸿对风清扬无微不至的照应也心有所动

  但总归会保留一丝距离

  游赏间武惊鸿无意表露魔教身份被嵩山左冷禅之父左孟秋追杀

  寡不敌众就要毙于剑下时风清扬蒙面救惊鸿

  以一人之力敌嵩山八大高手虽身受轻伤,却也护得惊鸿罗骄逃出生天;

  惊鸿打动风清扬的垂问咨询人决定待风清扬伤愈在返还黑木崖

  就在这期间两人有了不应当有的一夜。

  惊鸿决定回黑木崖

  风清扬恋恋不舍便一路伴随惊鸿

  而此时惊鸿身孕已有反映

  风清扬认为惊鸿的身孕是本人与惊鸿的恋爱结晶

  而惊鸿却不晓得该若何风清扬注释这所谓的孽缘

  这一切的一切被暗怀不鬼的副教主任我行看在眼里

  (这里有需要引见下任我行和独孤求败的关系)

  (任我行和独孤求败是师兄弟,他深爱武惊鸿,可武惊鸿却爱师兄独孤求败;与此同时师傅也看不上本人,因此心生仇恨)

  任我行早就想夺得教主之位

  于是打算调拨独孤求败与武惊鸿决裂

  便将惊鸿与风清扬的风花雪月告诉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恼羞成怒当即下山去寻武惊鸿

  凤阳镇外看到武惊鸿与风清扬后愤慨非常

  不等惊鸿注释便拔剑相向

  风清扬为保惊鸿出剑反击

  武惊鸿不知所措两边劝阻

  独孤求败逐步处于下风

  便带着武惊鸿回黑木崖

  此时风清扬也回到华山

  独孤求败因武惊鸿的叛情还怀有风清扬的孩子十分愤怒

  没有任何注释的机遇便将武惊鸿关入黑木崖冰湖底无极谷终身囚禁

  武惊鸿在谷底临蓐诞下孩子(教主)

  万念俱灰不她立誓要给孩子一个通俗的糊口

  故拖丫鬟罗骄连夜将孩子送出黑木崖

  交给早已离开日月神教归隐的右护法令狐醉风

  临行前将独孤与本人的定情之物半块赤玉珏给孩子带上

  独孤求败得知派任我行去抓回孩子(此时他对师妹的孩子有所不忍)

  任我行追上罗骄令狐醉风出手救援

  不意遭任我行暗算身中剧毒命不久矣

  为报前教主知遇之恩,令狐醉风决定对调孩子,让管家东方氏将小教主带走

  (令狐冲与小教主对换)

  而本人带着小令狐冲吸引任我行

  竭尽全力终究在华山脚下命陨

  于是宁中则将醉风埋葬后把孩子带回华山扶养

  而此时华山气宗和剑宗支流之争已然迸发

  气宗掌门宁恨天深知凭仗武功远不敌剑宗

  便通同黑木崖副教主任我行

  任我行忌惮风清扬武功杰出,献计让宁恨天居心透露武惊鸿被囚禁在无极谷

  风清扬得知后焦心万分决定奔赴无极谷

  剑宗没了风清扬助阵大北

  当接到飞鸽手札的风清扬赶回华山时,曾经来不及了

  气宗就此成为华山一流风

  清扬愧对剑宗立誓此生不再与人比剑并隐居后山终身不出华山半步

  任我行不杀罗骄并居心奉告孩子被独孤求败所杀

  (要提到的是任我行不断假装好人所做之事都说是领了独孤的令)

  罗骄公然把动静带到无极谷惊鸿得知哀思欲绝,对独孤求败也是恨入骨髓

  另一面任我行则告诉独孤求败曾经按照叮咛杀了孩子和令狐醉风

  独孤求败并没有吩咐杀掉孩子只是说抓回来

  而任我行又故作卑微的说曲解了独孤的号令

  无法独孤求败也就此作罢

  而武惊鸿却因孩子之事对独孤求败冷酷之极

  并暗自决定终身不将孩子的身份告诉独孤求败这个冷酷薄情之人

  做独孤求败也为本人的这个错误十分的懊悔

  (就有了后来的三十年两人不在碰头)

  就在独孤与惊鸿暗斗的同时任我行并没有放弃他夺得教主的阴谋

  独孤求败全日痴迷武学教中事物都交给任我行打理

  任我行借机逐步巩固本人的势力

  任我行棍骗独孤求败说在黑木崖无极谷附近看到风清扬

  独孤求败恼羞成怒追去就要拦截

  而任我行在黑木崖上早已安插重重机关

  独孤求败被暗算身受轻伤武功尽失就此流落江湖

  任我行大功乐成就任日月神教教主

  独孤求败来到一个小镇

  碰到一个姑娘被流匪追逐

  (先前的一幕)

  本不想多管闲事的他无意中看到这个姑娘身上阿谁很眼熟的玉佩(赤玉珏)

  一眼便认出这个孩子就是昔时阿谁孽种

  (小教主)此时被养父丢弃还要照应妹妹颠沛琉璃让她火急的想成为一个强者

  独孤求败越看(小教主)越是悔恨昔时的风清扬

  (仇恨蒙蔽了一切)

  于是决定教这个姑娘武功

  就是那句口诀“浮生浪迹笑明月,千愁散尽一剑轻”

  并让教主立下誓言,

  若有一天碰到一个同样会此剑术的人,必然要杀掉

  一面为报仇风清扬一面为复仇任我行的浓浓恨意

  让独孤求败决定将教主带入黑木崖投入日月神教借此报仇

  而此中的恋爱情仇,就在文章中慢慢表现。

  此生即使不完满,但愿下世不再相遇,只因再次碰见,怕仍是一样的开首又是一样的结局

  如斯铭肌镂骨,几回再三的退让,曾经到了深渊的边缘

  敢问,爱,能够带到下世吗

  若是能够……

  沧海,两岸;浮沉随浪;

  苍天,乱世;缠绵残念;

  明月,烟雨;浪迹尘凡;

  清风,寥寂;把酒舞剑论今朝;

  亭中,一裘红衣,操琴

  (如果有一天我被罚去思过崖面壁,你要给我送肥鸡琼浆哦……)

  (抓住我……别铺开……抓住我)

  (东方姑娘永久在我心里……)

  泪水不争气的流淌了下来

  在你的心里只喜好你的小师妹

  你的心,有过我的位置吗?

  呵,这些都不主要了

  我真的很想见你

  只怕是再也不克不及了”

  “你在想一小我”

  “可你的琴声骗不了我”

  “我不外是俄然感觉,这首笑傲江湖真的很美”

  “简直很美”

  “可它(他)未必属于你,又何须固执”

  一身皂袍中年妇人站在她死后,看上客岁约5旬,高高的颧骨,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凉,似乎能看破一切;根根银发,半遮半掩下,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皱文,印证着她一波三折的过往;

  “姑娘,老身说个故事给你听吧”

  “长白山的天池中,糊口着两条鱼儿;

  一条青鱼,一条白鱼;白鱼爱上了青鱼;每天都和他在一路,形影不离;

  看着他受伤,她会肉痛;看着他欢快,她也会跟着高兴;

  白鱼儿恨不克不及天天陪同他照应他,这是它最大的希望和欢愉

  然而天不遂愿;合理他们相互沉浸在幸福中,俄然有一天,从仙境掉下来一条金鱼;这条金鱼也看上了青鱼,并对白鱼儿各式的阻遏;

  终究有一天白鱼儿的固执惹怒了这金鱼;

  玩腻了的金鱼儿一怒之下施法吸走天池内所有的水就飞回了天庭;

  可怜的青鱼和白鱼没了水就要死了;为了可以或许保存;他们此用嘴里的湿气来喂对方;就如许持续了一天又一天;曾经奄奄一息;

  某一天路过一个农妇,看到这一幕,起了菩萨心肠,于是将他们带回家别离投入了分歧的缸水中;

  从此青鱼儿和白鱼儿相互就有了新的糊口。”

  “婆婆,我有些累了”

  红衣女子慢慢起身,只见她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娇喘轻轻。闲静时如姣花照水,步履处似弱柳扶风,病如西子胜三分。

  “也好,你轻伤未愈,不益太操心神”

  “多谢婆婆”

  夹带着一丝怠倦,慢慢向草堂走去……

  “唉,世上多有痴儿女,爱到深处无怨恨”

  便缚手瞭望青山

  仿佛如有所思。

  后面还有存稿的只是想点窜下不克不及毛糙的放上去。

  “东方姑娘……”

  令狐冲呆呆地看动手中的那条青丝发带

  “东方姑娘……”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里老是不由自主的念着这个名字!”

  “为什么!”令狐冲歇斯底里高声呼叫招呼

  仰头一口烈酒一饮而尽;

  “告诉我……这个世上……还有你吗?我…想晓得……”

  “不…不,我不想晓得!……”

  “我要把她忘了!我该当把她忘了!!我必需把她忘了!!!”

  “我能够……我能够……我能够”

  烈酒,一口接一口,那股浓郁划过喉咙,沉入心底却愈发的清醒。

  两年了,七百三十天;令狐冲每天城市在这里喝酒,他想喝醉,仿佛喝醉了就能够健忘一切,只是……无论喝几多,老是醉不了

  黑木崖相望峰

  相望而不相见

  两年前的今夜,就在这里,她与他死别

  余留下的只要那情深意重的一吻

  转眼间一抹艳红慢慢恍惚,消逝 …… 泪,已入烟波几万重。

  “盈盈,你怎样来了……”

  令狐冲没要回身,擦了擦吵嘴余留的一丝酒,慢慢站起身来说道:“我只是驰念师娘和小师妹”。

  任盈盈掩饰了心里一丝的抽搐,她当然晓得,两年前的今夜,东方不败就在这里跟冲哥死别。从此鸣金收兵,江湖再无消息。

  “冲哥,眼看就要下雪了,我怕你着凉”任盈盈将手中的大氅慢慢搭在令狐冲身上

  “辛苦你了,你身体欠好,不要老是亲力亲为”令狐冲拉了拉大氅的衣领,握住了盈盈的

  说:“盈盈……你对我真好”。

  “我们归去吧”

  “嗯”盈盈轻声应了下,便挽着令狐冲的手,两人向黒羽轩走去。

  黑木崖上,大雪纷飞,远处慢慢地恍惚了一青一红的两个身影。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盛宏彩票-盛宏彩票导航 版权所有